Author: Code4HK Curator Team
Date: 12 April 2015

民間如何挽救政府失誤?──美國政府的IT 改革

(編按:2013年奧巴馬政府醫療改革因「技術問題」觸礁,從外部請來的IT 救兵不但及時挽救了新政,更促成其後一連串民間與政府合作的IT 改革。本文譯自Medium 刊載IT 救兵之一Mikey Dickerson 的演講辭 Mikey Dickerson to SXSW: Why We Need You in Government。感謝社群成員Elaine Chan、hong CY、Ivan Ip協作翻譯。)

Mikey Dickerson 於SXSW:為何我們需要你參與政府事務

Mikey Dickerson,現任U.S. Digital Service 管理人,及 Jen Pahlka,曾任美國前科技部副主管 (Deputy Chief Technology Officer of the United States)和創辦Code for America,於2015 SXSW Interactive Festival 以「政府何以失誤、你可如何補救」為題演講。本文是Mikey Dickerson 的開場白。

一切都從2013年10月說起

當時Healthcare.gov 網站剛推行,反應慘淡;而我正在加州忙於Google的工作。除了給奧巴馬競選做過義工之外,我跟政府扯不上半點關係。

(編按:Healthcare.gov 是美國花費5億美金建造、讓市民註冊醫療保險的系統。醫療改革、要求所有市民購買醫療保險是奧巴馬的重要政綱。2013年尾開展時遇上嚴重技術問題,市民難以使用、直接影響政策推行,IT 管理失敗引發政治災難。當時政府急尋IT 「救兵」,Mikey 正是其中之一。)

那時候我到芝加哥探望競選活動中認識的朋友,機緣巧合下,得知白宮正打算對該網站進行評估,也被邀請參與電話會議以了解情況。而該會議在東岸早上8時半舉行,對西岸的我來說即是5時半,我還是參加了。

電話的另一端是位叫Todd Park的陌生人;我還一邊通話一邊在維基百科搜尋他的資料。(編按:Todd Park 是其時美國政府的CTO。)經過再幾通電話,我被他打動,飛到華盛頓去檢討Healthcare.gov 的狀況。

我剛到的時候狀況是這樣的...

政府停擺剛剛結束,healthcare.gov 的網站癱瘓在有線新聞上被反覆報導。國會預算部門最初估計第一階段會有七百萬人登記;而Todd則表示,在現況下如果我們能處理四百萬人已屬萬幸。

他說:「我們需要一支獨立的團隊來評估問題到底有多嚴重,有沒有可能年內解決。如果問題無法解決的話,隨著2014年大選臨近,平價醫療法案推行失敗會帶來災難性的影響:民主黨支持瓦解,選舉一敗塗地,總統提前兩年孤立無援,醫療改革估計在一代內無人再敢於觸及。但是我們想聽到是你們開誠佈公的評價。」

「整個系統在正常工作之下產生了預期的效果──超支數億美元卻完全不能用。」

我們的調查有不少讓人驚訝的發現。首先,整個系統完全沒有監控。接觸過大型分佈式系統的人就會明白,這無異於駕駛一輛擋風玻璃被完全遮擋的巴士。其次,項目涉及上百人,數十間公司,卻沒有一個總負責人。另外,整件事情完全沒有應有的緊迫感。沒有人覺得有異常,因為在這裡異常已成為常態。。

整個系統在正常工作之下產生了預期的效果──超支數億美元卻完全不能用。

既然眾多的問題都非常的基本,我們最終給出的建議是現有的網站可以被修復至容許四百萬人登記。當然,我們被要求留下來跟進和執行我們提出的建議(這招叫承諾升級,友情提醒,我們也會將它用在你們身上)。

我那三天出差結果變成將近三個月的修羅場

連續三個月缺乏睡眠讓我產生幻覺以及其他種種毛病。這是我做過最艱難的事,希望之後不用再做相似難度的事吧。

我給有關部門開出了至2013年12月31日共9個星期,平均每個工作天上班17.5小時的發票。連續三個月缺乏睡眠讓我產生幻覺以及其他種種毛病。這是我做過最艱難的事,希望之後不用再做相似難度的事吧。

事情沒有回到日常,反而愈發奇怪了

我回家之後,已經有人接手繼續網站的每日運作,直至3月31日登記最終順利完成。但對我來說,事情的走向非但沒有回到日常,反而愈發奇怪了。媒體對我們這群「科技救兵」本來就很感興趣,三月份公佈實際登記人數突破800萬後,「科技救兵」其中三人登上了時代雜誌的封面。五月份我又重返舊地和總統見面。

Time Magazine US 20140310 Covers

(TIME magazine U.S. edition 2014/03/10 cover, featuring "Tech Surge" of HealthCare.gov )

我說這些不是要證明我們有多厲害,正正相反...

我們所做的跟日常工作相比沒有任何技術難度,全部都是僅是用簡單方法就能解決的簡單問題──比如缺乏監察就給安排一個,沒總負責人就令大家共同合作達成一致共識,如此類推。這不是艱難的工程問題,你們任何一個都能做到,而這些比起我一生以往的工作中能達到的任何事情來得更重要和更有意義。

與之相比有八百萬人能第一次接觸醫療保障,對不少人來說是生死大事,我認為有人買不到所需的醫保的時代已經過去。

然後我嘗試重新投入原來的崗位,可我做不到。一方面公司並不需要我──外面總有成千上萬跟我一樣,甚至比我更好的電腦工程師。另一方面,如果我能夠超越任何人最瘋狂的夢想,那也不過是令億萬元流到一個億萬富翁的口袋而不是另一個,對此我一直都不在乎。

而此時在華盛頓,巨輪正在轉動。

長年替政府進行科技改革的工作人員因Healthercare.gov的重生而受到莫大的鼓舞。不久Todd Park 又致電給我,邀請我加入現稱為U.S. Digital Service 的團體。經過數月的遊說,8月份我決定離開Google,並搬往華盛頓。

我預期首項困難是要找到10個以上作出這值得懷疑的人生決定的工程師,和說服政府部門接受外援。

U.S. Digital Service 的基本理念就是利用讓Healthcare.gov 的成功經驗,複製在數個優先處理的計劃中。從一個科技監管基金獲得為數不多的資金,我預計能夠聘請10至12人去處理3個計劃:平價醫療法案、退伍軍人事務和移民。我預期首項困難是要找到10個以上作出這值得懷疑的人生抉擇的工程師,和說服政府部門接受外援。

自此以後幾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正當惆悵招募人才時,上千份的申請表如雪片般飛來。各政府部門對外援的需求也很殷切。 我們跟22個部門見面後確定大概有60宗計劃需要協助。

最令人驚喜的是在12月,國會通過一份綜合支出條例草案,當中包括二千萬美金的撥款資助U.S. Digital Service的營運,令我們能夠增聘至40人和於2015年處理10個計劃。

接下來該你們出場了

此時此刻,政府殷切需要像你們一樣的工程師,與此同時,很多人也願意來盡一份力。

有鑑於此,我們在2016年的總統財政預算中提出用1億500百萬資金,聘請約500人,在24個政府主要部門中建立類似U.S. Digital Service的團隊。科技業界和公共部門之間的屏障已經非常的薄弱,如果有足夠的人員流動,屏障是能夠被打破的。

故此我們向總統2016預算案中申請合共1億500萬美金的資金。只要我們有足夠的人力和各方交流,那道曾讓科技界和公營部門各自發展的屏障是能夠打破的。你們當中可能有人正編寫另一個讓人分享美食圖片的手機應用或狗用的社交網絡。但我告訴你──你的國家更能讓你發揮所長。

其實這些都只是設計和資訊處理上的問題,但卻直接影響社會大眾的生計。而這些所謂的問題,只要你願意的話,都是能夠解決的。

我之前跟你提過的平價醫療法案,社會保障部是用運行COBOL撰寫程式的主機去寄發支票的。現在還可以,但超過一半以上的操作人員都已經達到或接近退休年齡,往後日子怎麼辦?退伍軍人事務部已積壓了多不勝數的殘疾索償。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還在用紙張處理包括永久居民申請在內的一切事務。如果你丟失了綠卡,你要等上6至8個月才能補領到新卡,但期間你沒法證明可以合法工作,更別提找工作了。

其實這些都只是設計和資訊處理上的問題,但卻直接影響社會大眾的生計。而這些所謂的問題,只要你願意的話,都是能夠解決的。

總而言之

在市場經濟中,人才是不可或缺的資本。不論你有否意識到,你為資源分配做了決定。上述的問題,我們都能夠解決,關鍵是我們有沒有選擇去解決。

我在政府工作的這段時間中領悟最深的事,就是從情感上意識到這個國家屬於你和我,它的好壞也直接取決於我們的努力。不要期望成年人或億萬富翁會為大眾解決困難。如果不是我們我們親自去解決,就沒有人會去做 。

現在歡迎提問。

CODE4HK博客除了公佈社群動態消息,也邀請社群成員投搞探討科技及公民社會的關係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